院长的话

李思敬博士
林高杰德教席旧约教授
 

亚伯拉罕和我

创15:1-6;诗33:12-22;来11:1-3、8-16;路12:32-40

圣灵降临后第九主日


女儿还年幼的一次星期天早上问我:「今日讲道,你会讲甚麼?」我笑着回答她:「还未最后决定呢。」她一脸正经地说:「不如讲『亚伯拉罕和我』?」

圣灵降临后第九主日的崇拜经课中,两段新旧约经文都提到亚伯拉罕,究竟他和我们可扯上甚麼关係?身处香港此时此刻,「信徒们抵抗洪流勤读圣经」,果真是「离地的平安福音」?这就视乎我们到底是怎样读圣经了。

「亚伯兰信耶和华,耶和华就以此為他的义。」(创15:6) 

这跟许多人目前所要争取的公义看似毫不相干。然而,当我们都认真地「各人照自己眼中看為对的去做」(士17:6,21:25《和修版》),就只会更义正辞严指证对方眼中有的其实不是「刺」,而是「梁木」(太7:3-5)。大家都理直气壮的认定:他动粗在先属「挑衅」,我还手在后乃「义愤」;如此纠缠下去,暴戾渐次升级,仇恨不断深化,邪恶继续张狂。保罗引用这节《创世记》经典金句,正為了要说明「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3:10)的事实。

不过,《圣经》却从来未曾计较「信心之父」的每个举动孰是孰非,反倒聚焦於「亚伯拉罕因着信…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来11:8-16)。对未信者来说,这还不是彻头彻尾的「人民鸦片」?可是,若连基督徒也忙着拾人牙慧,那就只好怪自己信仰学艺不精了。试借用伦理学的概念:从本质上(deontologically)来看,我们儘管努力行善,无疑都只是「蒙恩的罪人」(simui iustus et peccator);但从目的上(teleologically)来看,我们跟随耶穌,却要矢志「先求衪的国和衪的义」(太6:33)。敬畏独一真神,必须效法基督儆醒祷告:「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26:39)。我们祈求「神国降临」,不是為要兑现各人心中的乌托邦,而是认信「你们的父乐意把国赐给你们」(路12:32)。

等候神赐下衪的国,我们需要学习信心的操练。从亚伯拉罕到救主降生,以色列民经歷过埃及、亚述、巴比伦、波斯、希腊、罗马等不可一世的帝国独裁统治;从復活升天到基督再来,教会却又见证了主的道改变生命,从耶路撒冷直到地极。忽略了福音「终末」(eschatological)的应许,在群情汹涌的「空虚混沌」裡,我们便容易忘记「心中盼望的缘由」(彼前3:15)。

将作主门徒等同於今世政治伦理道德抉择,我们很难明白為什麼耶穌拣选十二使徒,竟然会同时包括建制保王、勾结不义政权的「税吏马太」,和焦土勇武、力主抗争独立的「奋锐党人西门」(太10:2-4)?他们固然都要悔改(路3:12-13;太26:51-52),但是否必须首先摒弃自己的政治立场,方可成為教会十二根基(啟21:9-14)?今天香港正值危急存亡之秋,政府高层、政党议员、警察团契、前线教牧、年轻信徒,我们可以一起「关上门」(太6:5-6),在基督的福音裡「谦卑自己,同心祷告,寻求主面,转离恶行,祈求上主垂听、赦免、医治」吗(代下7:14)?

《诗篇》说得好:「军队再强,国王也未必安寧;力气再大,勇士也难保性命」(诗33:16冯象《智慧书》)。上主眼目看顾敬畏仰望衪的人,但诗人再叁提醒我们更要专心等候倚靠衪。

「你们也要豫备,因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路12:40)。

 

(修订自2019年8月11日《基督教週报》「释经讲道」专栏)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