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长的话

李思敬博士
林高杰德教席旧约教授
 

再思「彼此相爱」的命令


「彼此相爱」的命令,我们都耳熟能详。主耶穌在最后晚餐结束之前,对十一个门徒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约13:34)要真正明白耶穌这句话,我们必须认真思考下列叁个相关的问题:

「爱」怎麼可以是命令?养狗的人都知道,需要训练狗儿服从一些简单的命令:「静止」、「坐下」、「跟上」。但我们不会拿出纸笔,然后命令狗儿「签名」或「写字」,因為这是不可能的。换句话说,命令是假设我们懂得怎样去做,这才有意思;《约翰福音》记载主耶穌為我们「合而為一」祈祷(17:11、21-23),却直截了当命令我们「彼此相爱」,因為后者乃是我们能够做到的事。

假若我们都懂得怎样彼此相爱,為何仍需要主的命令?原因很简单,就是因為我们知道应该、但却不愿意去做的时候,这就需要主「命令」我们了。电视剧中常见纪律部队有以下对白,上级吩咐下属说:「This is an order」,下属立刻回答:「Yes, sir / madam」;这是唯一正确的反应,绝无讨价还价的餘地。面对主的「命令」,也不容我们砌词推搪、或借故开脱;我们只该说:「遵命」。

可是,主不但吩咐衪的门徒彼此相爱,还特别强调这是一条「新」命令。有「新」必有「旧」;我们可知道「旧」的命令又是甚麼?是否这「旧」命令已被取代、不再重要?

按照福音书记载(太22:35-40;可12:28-34;路10:25-28),犹太人曾前来问耶穌:「诫命中那一条最大?」耶穌的回答先引用「尽心、尽性、尽力爱主你的神」(申6:5),再加上「爱人如己」(利19:18),并清楚指出「再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為甚麼问题是「最大的一条」,答案却变成「两条诫命」呢?

《约翰福音》虽然没有记载这次答问,却在《约翰壹书》提供了相关并深入的解释:「人若说我爱神,却恨他的弟兄,就是说谎话的;不爱他所看见的弟兄,就不能爱没有看见的神。爱神的,也当爱弟兄,这是我们从神所受的命令。」(4:19-21)於此,约翰阐明了两个事实:第一,口讲爱神不足為凭,若不爱人,就是说谎;而「说谎之人的父」正是魔鬼,这是约翰的神学信念(约8:44)。换言之,「爱神」和「爱人」这两条诫命互為表裡、唇齿相依、缺一不可。第二,约翰说「这是我们从神所受的命令」,很明显是指着这两条旧约《五经》中的诫命,也是神的子民一直以来都要遵守的「旧」命令;「旧」是「原本」的意思,根据主的教导:「律法的一点一画也不能废去,都要成全」(太5:18)。

明白了「爱人如己」这「旧」命令的重要意义后,我们不禁会追问:究竟「彼此相爱」这「新」命令,又何「新」之有?

当然,主耶穌的「新」命令还有下半句:「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主是怎样爱我们的呢?答案看似呼之欲出:「主為我们捨命,我们从此就知道何為爱;我们也当為弟兄捨命。」(约壹3:16)这样说来,「彼此相爱」又是否等同要「互相捨命」?

然而,约翰接续举出的具体实例,却与「捨命」无关:「凡有世上财物的,看见弟兄穷乏,却塞住怜恤的心,爱神的心怎能存在他裡面呢?我们相爱,不要只在言语和舌头上,总要在行為和诚实上」(3:17-18)。要见诸「行為和诚实」,我们只需与穷乏的弟兄分享世上财物,并不用连自己的性命也得捨弃;否则,每个信徒一生中,便只能切实遵行「彼此相爱」一次。这大概并非这条「新」命令本来的含义。

若从「怜恤」与「分享」的观点出发,《马太福音》二十五章记载主耶穌最后一个「绵羊和山羊」的比喻,其实与「彼此相爱」有十分密切的关係,只可惜我们很少会用这角度去探讨而已。

在比喻中,主邀请义人进入衪的国度,并告诉他们背后的原因:「因為我饿了,你们给我喫;渴了,你们给我喝;我作客旅,你们留我住;我赤身露体,你们给我穿;我病了,你们看顾我;我在监裡,你们来看我。」(25:35-36)义人感到诧异,他们诚实地反问:「主阿,我们甚麼时候见你饿了给你喫?」於是就带出这比喻的中心要旨:「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25:40)

谁是「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这当然是指「最不重要的一个」。但我们其实并不需要去寻找到底谁是这「最小的弟兄」;因為既然作在「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已经是作在主的身上了,我们便不用再问:「谁是我的邻舍呢?」(路10:29)主耶穌命令我们「彼此相爱」,也就是吩咐我们看见任何人有缺乏,都应该去「怜悯他」(10:37),管他是自己人(犹太同胞)抑或仇敌(撒玛利亚人);如此去爱「所看见的弟兄」,才显明我们是真诚地去爱「没有看见的神」。

「彼此相爱」,原来并不局限在自己人之间。耶穌曾对门徒说:「只是我告诉你们这听道的人,你们的仇敌要爱他,恨你们的要待他好,咒诅你们的要為他祝福,凌辱你们的要為他祷告。」(路6:27-28)

中国儒家传统也讨论过类似的问题,记载在《论语宪问》篇:「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意思是说:有人对你不好,你却对他好,那你要怎样回报另一个对你好的人呢?孔子主张「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别人对我不好,我只要不对他不好便够了;别人对我好,我才对他好。

也许我们都会觉得孔子的话很有道理,但我们不是孔子的门徒,而是耶穌的门徒。主耶穌接着说下去:「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甚麼可酬谢的呢?就是罪人也爱那爱他们的人。你们若善待那善待你们的人,有甚麼可酬谢的呢?就是罪人也是这样行。」(路6:32-33)

主耶穌的命令与孔子的教训有甚麼不同的地方?孔子提醒他的弟子先要分辨对方如何对自己,然后再决定自己要怎样对他。主却吩咐我们不用理会对方是谁,也不需计较他如何对待自己:「你们倒要爱仇敌,也要善待他们…你们的赏赐就必大了,你们也必作至高者的儿子,因為他恩待那忘恩的和作恶的。」(6:35)我们所定睛聚焦的关键不在别人,而是天父:「你们要慈悲,像你们的父慈悲一样。」(6:36)

「我们爱,因為神先爱我们。」(约壹4:19)

「彼此相爱」,是我们每一个跟随主耶穌的基督徒都必须顺服遵行的命令。这命令源自旧约《五经》的训诲;「爱神的,也当爱弟兄」成了我们在生活实践处境中的认信。这也是一条新命令,没有要求我们去「為弟兄捨命」,而是效法基督和天父,怜悯任何有需要的人,甚至包括那些咒诅或凌辱我们的仇敌。

 

 

节录自《我们的远象:基督徒对香港的承担》道声出版社2017页57-64。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