祂必兴旺,我必衰微

洪 亮
神学科助理教授

 

师承当代德国神学巨擘莫特曼( Jürgen Moltmann)、刚以最优等成绩毕业於杜宾根大学的年轻学人洪亮博士,於2015年11月正式加入中神团队,担任神学科助理教授。

洪亮博士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士。2002年毕业后,旋即前赴北京大学修读宗教系哲学硕士课程。期间,与远渡而来讲学的莫特曼相遇,自此结下往后為师亦為父的深厚情谊。洪博士的论文主题為《面向终末的生命:卡尔巴特与爱德华图爱森早期着作的陀思妥耶夫斯基(1915年至1923年)》。面对神学探索和教育的继往开来,他认為巴特在《罗马书释义》第二版展示的深刻信念,是為典范:神学家必须义无反顾,敢於直面生活世界的窘境与挑战,同时又要逆流而上。

本文為洪亮博士於2015年10月6日中神午会的讲章撮要。

 

约翰福音叁章30节:「祂必兴旺,我必衰微。」(ἐκεῖνον δεῖ αὐξάνειν, ἐμὲ δὲ ἐλαττοῦσθαι),大家都非常熟悉。“αὐξάνειν”是增加、成长的意思;而“ἐλαττοῦσθαι”则是减少和匱乏。古代不少希腊拉丁的教父们,很喜欢把这二字跟阳光的强度变化连在一起。故它也可译作「祂必变亮,我必变暗」。

叁章26节记载约翰的门徒来找老师,告诉他那曾受他的洗、一个叫耶穌的人,居然自立门户,在犹太地施洗(叁22)。更严重的是,现在大家都去找祂,不找约翰了。在门徒眼中,老师的事业受损了。约翰回答说(叁29):「我只是新郎的朋友,看见新郎娶新妇,听见新郎的声音,我就高兴满足了。」紧接着,约翰就说:「祂必兴旺,我必衰微。」门徒的担忧不无道理。从马可福音一章5节看到,约翰的施洗曾经非常成功。可现在最有吸引力的人却是耶穌。在世人眼中,也就是根本不知道耶穌真正是谁的罪人眼中,这就是约翰的衰微,因他被比下去。但约翰却乐见自己事业的衰微,更乐见耶穌事业的兴旺。如何来理解这样的态度?

对基督徒来说,只表明了一点:约翰知道耶穌是谁。这人太初与神同在,是高於世界万物的受膏者,是基督。而约翰虽有先知以利亚的心志能力(路一17),但仍属乎地(约叁31),必将朽坏,归於尘土。约翰所说的兴旺与衰微,不是人的事业之间此消彼长的关係,而是神的工程与人的事业之间根本性的差别。正是约翰这种认识,使他区别於自己的门徒,约翰看到天上的事和地上的事根本不同,其中有不可抗拒的必然性。“δεῖ”这希腊词表示了这一层的意思。

约翰不是完全没有看到自己。只不过,那是一个乐於衰微的自己。约翰对待衰微的态度很特别,跟现代人极力保持兴旺的态度完全不同。约翰是积极促成并加速自己的衰落,这一点正是理解「祂必兴旺,我必衰微」的关键。

约翰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工作理解為对基督的见证(一15)。当他的施洗產生巨大的社会影响,致令耶路撒冷这宗教权力中心都派祭司和利未人来,想搞清楚他的来头时,约翰没有丝毫兴奋,从不想藉此获取进到宗教体制的入场卷,以巩固及扩大影响力,反倒直接告诉他们:「我不是基督。(一20)请不要把我跟祂混淆了。」当那些人叁番五次追问,约翰回答:「我是用水施洗,但有一位站在你们中间,是你们不认识的,就是那在我以后来的,我给祂解鞋带也不配。」(一27-28)约翰不仅粉碎了兴旺的机会,还把大家的注意力迎向基督。这就是他给出的答案。

一章29节记载约翰见到耶穌本人,经文没有详述有多少人见证这次会面。约翰开口说,自己的工作是為了把基督显明给以色列人,基督是神的羔羊,祂来是為了除去世人的罪,「基督在我以后来,反成了要排在我前面的」(一30)。若刚才说约翰在宗教势力面前有意让自己衰微,这裡就是在公眾面前,他再次让自己衰微,贬低威望,自认与耶穌不可同日而语。紧接着, 经文描述约翰和两个门徒在一起,看见耶穌在行走,便高呼说:「看哪,这是神的羔羊!」(一36)他丝毫不顾及自己的威望,高举耶穌,真情流露。这次他奏效了,门徒因这声惊呼,都弃他而去,直接找耶穌,连再见都不说。在叁章26节,一个忠诚的门徒就来找约翰,好心提醒他,再这样下去,门派就要瓦解!至此,约翰才说出「祂必兴旺,我必衰微」,总结自己所作所為的深意。圣经告诉我们,约翰加速自己的衰微,跟他的道德追求无关,而是有更深、已经超越了人性范围的根据。看到这奇特的行為方式,是理解这句经文的关键。

约翰福音十二章25节:「凡保全自己生命的,必将失去生命;在这世上不顾惜自己生命的,可以得着生命。」与现有生命相比,还有一种更好的生命形态。约翰并无看见耶穌被钉,但他知道基督復活,他眼中只有基督,心中只有基督復活而来的属天生命,方能够轻看自己的兴旺,反要加速自己的衰微。这在在反映他对属天生命的迫不及待。

一个基督徒心中有没有对復活生命的盼望,这会影响到他的行為方式。如果一个基督徒心裡充满对復活生命的盼望,像约翰那样渴求上帝国度的荣耀,兴旺与衰微对他的意义就会完全不同。兴旺有时会阻碍他看到属天的生命,甚至令属灵眼睛完全失明,相反,衰微是基督徒通向属天生命的阶梯。不断燃烧自己,直到一无所有,基督徒才能靠近那真正属天的生命。衰微就是给予,积极促成自己的衰微就是迫不及待地给予,这可不是基督徒已经接近怪异偏执的道德高尚,而是他灵性上真正的慷慨。

从衰微裡只能看到穷途末路的基督徒和在衰微中却看到復活前途的基督徒,他们灵性的样貌也会大相逕庭。「祂必兴旺,我必衰微」这句经文不是為基督徒的软弱进行辩护的心灵鸡汤,而是点燃基督徒生命的导火索。求圣灵帮助我们,让我们不惧怕自己的衰微,反而能够向约翰那样学习喜悦自己的衰微,因為我们通过自己的衰微将得着永恆的生命。「祂必兴旺,我必衰微」,阿们!

 

洪亮博士与恩师莫特曼教授

返回院讯目錄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