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阅本土

叶美
实践科助理教授
DipCS 1991

 

近年,「本土」议题相当炽热。提起本土运动,坊间有认為是為了争取公义,亦有认為是滋事分子為衝击行动找借口;至於教内,有教会或宗派支持参与,但也有教会觉得政治意味过浓,避而不谈。究竟,本土是甚麼?本土运动的推动力从何而来?支持本土运动就等同反动吗? 笔者在苏丹生活了18年,见証着当地一个民族的本土抗争运动。其后撰写题為〈苏丹吕巴人:种族地位受胁逼及其反应〉的论文,当中採用「种族性」一词, 虽然与「本土」这词汇不尽相同,但精神相约。本文试从吕巴人的种族抗争故事,阐释种族建构的成因与过程,从中反思香港的本土现象。

事实上,本土现象是普世性,每个民族都具有本土性或种族性。研究种族性的学者从原始论、环境论和原始建构论叁个不同的角度,论述种族性的建构原因及元素。原始论学者认為,种族性扎根在歷史和传统,结连於出生时已固定了的元素:血缘、亲属关係、名字、出生地、族群中的共有记号如语言、物质及非物质文化產物等等,这一切皆不受环境所影响。而环境论则相信,人皆倾向实利主义,着重实用性,是以种族运动都是关乎「群体福祉」,為要维护民族地位。此理论视种族地位為可变亦会变的歷史產物,并非扎根於歷史。至於原始建构论混合了上述两者,认為人在特定的社会歷史处境裡,為保护自己民族及其基本利益,会採用扎根於歷史的原始元素来「建构」种族身分。而在这理论看来,种族身分是易变、主观的。

在和平团结、没有外在压力的日子,群体中人未必想到种族身分;但当族群受到威胁,便会引动原始的种族力量,冒生死之险来保存其种族身分。这种情况就发生在苏丹吕巴族群之中。苏丹政府為进行文化清洗,对吕巴族实施一连串的种族消磨与文化淡化政策,包括在吕巴族安设傀儡族长;禁止学童使用母语,更改他们的名字,藉教育进行阿拉伯化;强迫吕巴人归信伊斯兰教;追杀种族领袖及知识分子,削弱社会结构;又强姦妇女,以淡化种族血统。再加上战争及人為飢荒,吕巴人被逼迁徙。如此一来,族群的内聚力严重被削弱,种族性亦备受威胁。然而,却因此引动吕巴族人的原始种族力量,起来抗争,并在过程中,建构及重塑他们的种族性。他们推动语言发展,编写识字教材;翻译宗教经典,以巩固宗教信仰;又编写歷史及文化故事,增强新一代的民族意识。此外,按民族节期 举行文化活动,强化族群联繫。辗转间,这场抗争超过二十年,然而吕巴族人仍不放弃,可见种族性的抗逆力,非同小可。

事实上,圣经也有建构与重塑种族性的例子。《出埃及记》记载以色列人在埃及,饱受压迫、剥削、劳役、被打,经济及资源被侵吞;国家领导更下令杀男婴,面临着种族血统被灭绝的威胁,亦严重影响家庭及社会结构。以色列民终日活在惶恐之下,灵性不能被滋养。莱特在《宣教中的上帝》一书形容这是「一场由国家发动的种族净化」运动。然而,上主全面救赎他们,也重新建构他们的种族身分,例如设立节期、祭祀内容、建构文化道德与价值。这些记号不单承载着重要的歷史事件,更是提醒以色列人,祂是生命的源头与拯救。

回望香港,种族身分受威胁的事情时有发生:例如象徵香港族群共有歷史的天星码头及皇后码头被拆卸,是对港人身分的一种威胁;菜园村居民因兴建高铁,被逼离开家园。生活既与土地结连,被逼离开是身分的威胁;又如,香港人向来并不抗拒普通话,用与不用,可自由选择。但当政府订立教育政策,要实施普教中(以普通话取替广东话教中文),其意味完全不同了。语言是一种记号,与身分有密不可分的关係。以政策规定授课语言,对身分定义影响深远。是故,令不少港人抗拒普通话之餘,更致力广泛推动广东话的使用,譬如在whatsapp, 脸书及维基百科,皆採用广东话书写资料。笔者认為,香港人其实并非抗拒普通 话,只是原始身分元素被引动了,藉以保护香港族群的身分与利益。因篇幅所限,未能更深入探讨港人近年被引动的原始元素,但冀盼本文仍能予读者不同角度, 检视香港的本土运动。  

 

文章书目:

  1. 香港中文大学崇基学院神学院编着,〈香港本土派与基督信仰〉,《教会智囊》68期,2015 年12月。2016年10月2日取自https://www.theology.cuhk.edu.hk/tc/publication/church_ think_tank/issue68/article。
  2. May S. Yip, Nuba in Sudan: Ethnicity at Risk and Response(《苏丹吕巴人:种族地位受 胁逼及其反应》), Unpublished MAICS Thesis, La Mirada: Biola University, 2011.
  3. Cornell, Stephen, and Douglas Hartman, Ethnicity and Race: Making Identities in a Changing World, 2nd ed. Thousand Oaks, CA: Pineforge Press, 2007.
  4. Wan, Enoch and Mark Vanderwerf,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On Ethnicity, National Identity And Related Missiological Studies", Global Missiology, Vol 3, No 6 (April, 2009).
  5. De Waal, A., and Y. Ajawin, Facing Genocide: The Nuba of Sudan, London: African Right, 1995.
  6. 莱特(Christopher Wright)着,李望远译,《宣教中的上帝:颠覆世界的宣教释经学》(The Mission of God: Unlocking the Bible’s Grand Narrative)。台北:校园出版社,2011。 

 

返回院讯目錄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