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国思维 —专访神学科助理教授黄国维

就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时与家人合照

太太嘉华、长女若天及幼儿重天

与迦勒特福音神学院 Professor Brent Waters 合照

Bernard於基督徒抗暖联盟 3.27烛光崇拜领祷

访问及撰文

邓美美
拓展联繫
MDiv 1996

 

「你叫『国维』?喔∼怪不得你读伦理了!」初相识的友人听过他的自我介绍,一脸恍然大悟:「礼义廉耻,国之四维,不就是伦理吗?」这个按族谱「国」字辈取来的名字,哪会想到是个未来报告。

念.吾家香港

黄国维(Bernard),中学时代信主。1989年9月到美国升读大学,后随家人移居加拿大。1997年回流,任职工程顾问,从事环保工作。及蒙召,进中神读神学,毕业后牧会。2011年在反国教浪潮中,再度赴美进修,专研基督教伦理:「伦理的核心就是关係。没有人与人的关係,就没有伦理可言;而其中家庭关係是最為紧密重要。华人教会向来着重家庭,但侧重辅导。我期望尝试整合家庭神学与辅导两者。」2015年,Bernard学成返港,回母校执教。远去归来,往復之间,不难发现他的人生大事屡屡与中港大事相接,开啟他的心窍视野,也唤醒他的身分意识:「出国读大学,一直是我所渴望的。80年代 末,能够跑到海外的,大多没想过回来了!」只是,年少心灵与思绪早被眼前处境牵动,从1984年中英联合声明签署,到1989年9月离港前发生的一切,令他突然醒觉自己是一个中国香港人,很想回来贡献这地方。1997年6月底,Bernard还愿回港,借宿朋友家中,赶及七一当晚,齐看电视直播。回流决定,倒令彼邦朋友讶异不已。但在他看来,不过是回家:「為何这样喜欢香港嘛?唔,我也不知道,大概是一切加起来的感觉:『这裡是我的家』!我们始终是有血有肉的被造者,在上主的照管和安排下,必须有一个家、处境、文化 和语言,承载我们的生命,而香港就是我在『地上的家』,我好钟意这城市!至於我的孩子,我不期望他们抱持这看法,往后由他们自己决定。」1997年是隻身回流,2015年重返香江,有妻儿同行。两次从海外归回,在时局变易下,心情迥异。往昔浪漫献身,今天已是埋身肉搏。Bernard笑着自嘲是 「大中华胶」,因仍相信香港可成為中国的良好楷模:「香港重要之处在於『我 们必须企硬』—目标并非為了港独,仅求洁身自爱。企硬,是期望有天祝福到中国!哈哈,这不正是六四一代、支联会的说法吗?但我是认同的!企硬,就是我能够祝福之处。」

思.上主教会

2014年雨伞运动爆发,仍身在芝加哥的Bernard,彻夜难眠,心裡有太多话想说。於是,舞动指头,撰文回应时局,重新思考信仰,论饶恕,谈復和,言说和平之子:「我的关注一直是教会,渴望鼓励教会学懂面对政治处境。牧会六年,深感信仰是要走进社区。而雨伞〔运动〕时,教会是需要进入其中,却但见不少教会不懂得甚至不想面对当下处境,让我深刻反思:究竟我们的信仰出了甚麼事?」他担心,若教会仍是处处迴避,此举如同放弃了下一代,亦即放弃教会在香港的未来:「当前状况,已不由得我们选择,是我们必须处理的了。其实,改革宗传统裡有不少宝贵的神学资源,可帮助我们的教会恢復对社会及政治的关心。」不过,纵是忧心,Bernard却不悲观。农历年旺角衝突发生过后,他在自己牧养多年的堂会裡,明显地在讲坛上多谈政治;当主讲政教关係的主日学时,亦尝试触及本土及港独问题。在座有当警察的弟兄姊妹,亦有跑到佔领区的年轻信徒。张力虽在,但不乏年轻人敢於倾吐心底对武力抗争的种种困惑:「其实,只要你肯提出来并鼓励探讨,让他们知道你是明白的、可信任的,他们都十分愿意表达,彼此对话由此展开。我想,能够提供一个让大家讨论的环境或平台,把政治这件事『正常化』,真的很有需要!」回到中神教学,Bernard亦遇上為数不少的有心牧者,努力在堂会裡尝试探讨社会议题。然而,免不了要面对事务繁忙,无暇兼顾的现实困局,还有信仰框架的限制:「例如,面对『本土』议题,若我们简单地採取保罗对以色列民族的心态—即『这是我的民族,因此我要忠於她』—来讲道或释经,恐怕年轻一代难以接受这种『大中华胶』的言论。这裡,我并非评定谁对谁错。我想指出,就算牧者想做些事,也未必意识到自己正以某种信仰框架来读经、解经。毕竟,圣经成书时的政治处境已不可同日而语,绝不能直接挪用。」

惜.天父世界

要突破自身信仰框架,就得开阔眼界与思维,面向不同传统的衝击,Bernard对此体会犹深:「在美国就读的神学院非常开放,而我所跟随的老师,虽然研究家庭伦理,却採用政治角度入手。因此,不管是校园氛围还是研究角度,都开了我的眼界,帮助我了解不同框架,学习转变角度或模式观察事物。」正因如此,当他构思伦理课堂内容,除选取堕胎及同性恋等必然讲论的性伦理个案外,还特意编入公平贸易、土地公义、医疗伦理、经济金融,以及他最熟悉的环保议题:「虽然未必能够逐一仔细探讨,仍望同学们可多看一点,体会我们的信仰就是如此贴身,亦极其宽广。」过往担任牧职期间,Bernard曾负责一个名為「社区见证部」。在那尚未被政治议题充斥的年代,该部以长者探访,关顾贫穷与环保為主;又开办了「社区见证主日学」,反思社区关怀的叁个层面,即救助、教育及倡议政策改革。多年来,Bernard对环保的关注从未间断,固然源於对大自然的热爱,但更出自对信仰的体会:「我觉得,信仰必须与世界放在一起,两者不可分割。起码,我不认為我们是被救离开这世界。上帝爱这世界,所以我们要爱这世界。」对香港的念记,对信仰的反思、对大地的顾惜,皆来自一份深厚无比并投入委身的关係,并神学训练所予的思辩空间:「从中反思整理,倒过来可影响我们身处的实况。神学,不是实践与理论二元分割,而是两者同时发生。」Bernard寄语:「这样的机会,盼同学们能够好好珍惜。」 

 

返回院讯目錄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