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智慧—专访余振陵

与格拉斯哥华人教会相聚

振陵(右二)与父母及太太

访问及撰文
邓美美
拓展联繫
MDiv 1996

 

刚履新為延伸课程主任的余振陵(Kelvin),除了是我们的道学硕士(MDiv 2009)及神学硕士(ThM 2013)课程毕业生,更是荣获苏格兰爱丁堡大学及中神联合颁授哲学博士学位的第一人。

求知  在书本间,在牧养中

这课程於2013年正式开办,其时Kelvin刚好完成ThM。本已打算继续进修的他,却没有接续报读:「因為读完〔ThM〕后,都~比~较~疲~累~!哈!哈!所以,休息了一年。」莫非读书多,身体真的倦 了?其实,对向来学业成绩优异的Kelvin而言,修科、写文绝非难事, 反倒要应付极高的自我要求,难免疲乏:「论文很快完成,十分顺利。只是写作过程,压力很大。至今依然印象深刻是一开始提笔,我不断对自己说:『我要写一篇很好的论文。』哈~哈~哈!这是我性格上需要不断克服的地方,仍在学习中。」

从学海暂退下来的那一年,Kelvin继续在中华基督教会鰂鱼涌堂担任义务传道。事实上,这裡一直是他事奉的地方,从MDiv实习、全职投身到义务参与,直到今天:「虽知道自己的恩赐确在读书研究上,而本身性格未必适合牧会,甚至会感吃力,但心裡实在好想服侍堂会,起码牧会一段时间,才再进修。」一颗牧养教会的心志,既源自Kelvin母会基督中心堂的传统,亦是重拾学生时代所领受的恩召。即使其后赴笈爱丁堡读书,也未曾放下牧职。经教会执事引介下,参与当地一间华语教会的服侍,与来自国内及台湾的留学生一起查经:「这些年的牧会过程,不仅开阔了我的眼界,亦带给我不同的思考角度,同时也让我看到自己在教导方面的恩赐。」

就在全职牧会期间,Kelvin有机会与弟兄姊妹查考及教授《雅各书》,逐渐对这书卷有崭新的发现与体会,往后更发展成為他攻读哲学博士课程的研究题目:「我尝试从释经角度以及运用近代的社会科学理论,研究《雅各书》及经外文献《十二使徒遗训》所呈现的群体张力,进而阐释这两卷书的教导,如何帮助群体之间面对和处理彼此的衝突。」

寻真  在万象裡,在圣言内

2014年9月,Kelvin暂别这片充满撕裂并快将爆发激烈衝突的地土,再次奔赴学海,前往爱丁堡:「刚到埗,『雨伞』就开始。我在整个论文研究的最大关注,就是近年出现许多有关衝突处理或调解的理论与技巧,这些固然很有帮助,但对信仰群体而言,面对衝突,核心是如何维持群体的合一。而我们必须回到一个问题上:『我们到底是谁?我们这群体是一个怎样的群体?』,这正是社会学理论讲及的『社会认同』(social identity)。不过,要把研究结果应用到教会的实际场景中,还有距离,仍要多加思考。」

按照学制安排,Kelvin头一年要留在爱丁堡大学,提交论文大纲并修读基本科目,中段可回到中神继续研究写作。最后半年,则重返爱丁堡完成论文及应考口试。既要游走两地,亦要与两地论文督导保持紧密沟通,确是不易,但Kelvin十分珍惜这样的学习经验:「好处相当明显,先是经济负担及生活适应上,都较容易;而且能够接触不同的老师、同学、群体与文化,又可动用两地资源,令整个研究丰富起来。」结果,他只用了36个月完成课程要求,顺利通过口试,论文更毋须作任何修改:「不少人常问:『你点解写得咁快?』只因早在报读及预备论文大纲时,督导张略牧师已帮助我详细思考当中细节。因 此,到埗后首个月,已开始下笔。」

别以為Kelvin念文科出身。自小醉心数学的他,由本科到硕士, 从担任助教到再进修,不离数学:「我真的很喜欢数学,但完成硕士论文,心裡生出问号:『我做这一切,有甚麼意义?』当然,数学是很重要,但我的研究又真的不是甚麼『大问题』,感觉像是解决了一条 IQ题!哈~哈!那又的确很有满足感!」最终,他还是放下完成近半的博士研究,报考中神,并爱上经科研究,尤其新约:「哈~哈!或 许我们这些数理科出身的人,处理逻辑性很强的希腊文较希伯来文易吧!」

意大利数学家伽俐略(Galileo Galilei)曾形容,数学是上主用来书写宇宙的语言,Kelvin从钟情数学探寻到爱上新约研究,仿佛从外围走进核心,回归智慧本源,细听上主的叮嚀与训诲。

 

返回院讯目錄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