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

朱光华
副院长
实践科助理教授


士师记的作者用了整整四章圣经(13–16章),记载参孙的事蹟。篇幅之长,几乎是眾多关乎士师的记载之冠。
 
参孙是有能力的英雄。他可以赤手空拳,撕裂狮子,徒手肢解尸体;面对死敌非利士人,毫无惧色,随手拾起驴腮骨,击杀一千人。比「一个打十个」的叶问,更胜一筹。不过,圣经作者没有记载参孙如何保家卫国,拯救百姓。相反,一连串的情节,突显出一个鲁莽衝动(impulsive),情绪失控,按本能(instinct)行事的参孙。表面似乎很强,但圣经作者却突显了参孙的弱点,他的无力。
 

第一,色慾当前:无自制能力

士师记十四章,参孙甫踏上歷史舞台,第一件事,就是看中一个非利士人女子,要娶她為妻。父母劝阻,但参孙的反应是,「请你给我娶那女子,因為我喜欢她。」明知她是敌人的女子,不好惹,早晚会带来麻烦,但一句「我喜欢她」,就像广东话的「我钟意啊!」(I feel like it),一意孤行。
 
士十六1更令人吃惊,「参孙到了迦萨,在那里看见一个妓女,就与她亲近。」迦萨是非利士人五个城市之一,参孙明知非利士人的境地危机四伏,他深入敌人阵地,不是要歼灭敌人,或探听军情,而是去找妓女,要满足他的情慾。他身陷情慾,无力抽身。為什麼参孙对情慾的事如此轻忽?大概参孙误以為,既是蒙神拣选的僕人,又具备非常人的能力,自恃稍微放纵情慾,无伤大雅哩。参孙的「性开放」,「性随便」,侵蚀了他的道德底线和生命防线。他不单「高估」自己的自制力,也「低估」了情慾的杀伤力。
 

第二,孤身上路:无群策群力

细读参孙的事蹟,只见他独来独往,没有朋友弟兄,没有伙伴同工,没有事奉战友。敌人来袭时,参孙没有动员招集百姓,只见他一个人单打独斗。这位英雄身后,没有群眾百姓跟随。参孙是领袖吗?恐怕,他极其量只是一位没有「跟随者」的「领袖」而已。参孙身边没有人从长计议,没有人可给予逆耳忠言,甚至更没有谈心事的对象。独自站在事奉舞台,射灯只照射他一人。这是否参孙一生陷入情慾的泥沼,以「情慾」代替「关係」的原因?
 

第叁,祈求上主:无属灵视力

虽然参孙如此不济,却不是完全与耶和华失联,某程度,参孙与上主仍有连结。圣经记载他曾祈祷上主。
 
士十五18,他杀死一千非利士人后,可能运动量太大,极其口渴,便「求告耶和华说:「你既藉僕人的手施行这麼大的拯救,岂可任我渴死、落在未受割礼的人手中呢?」士十六28,参孙被非利士人剜了双眼,被铜鍊捆绑,这时「参孙求告耶和华说:「主耶和华啊,求你眷念我。神啊,求你赐我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报那剜我双眼的仇。」
 
参孙两次求告耶和华,不过祈祷的焦点,都是参孙自身需要,要解自己的口渴,要报自己的冤仇。
 

外显的能力,内在的能力

总结参孙的一生,似乎有无尽的能力,放任行事,「任我行」是他的绰号。不过参孙却欠缺内在的能力:没约束情慾的能力,没有动员团队的协力,更失却回归上主的属灵视力。士师记的佈局,未提及参孙事蹟前,圣经作者竟然用一整章经文(13章),记载耶和华的使者向参孙母亲显现,并透露上主对参孙一生的定位。
 
「你必怀孕生一个儿子,不可用剃头刀剃他的头,因為这孩子一出胎就归神作拿细耳人。他必起首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手。」(士十叁5)
 
参孙的身分是拿细耳人,是属於耶和华的,是专门服务上主的。不可剃头,象徵他的独特身分。拿细耳人要远离清酒烈酒,意味他的生命不可被耶和华以外的力量所辖制。经文又指出参孙的使命,是「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手」。参孙具备异常的能力,就是要对应他的使命,用在要履行的使命上。
 
可惜,参孙不在意自己的身分和使命,他与上主的关係更是疏离得仿佛不是属耶和华的(僕)人;完全忽略了应有的视角,以致内在能力尽失,落得一个悲惨的人生。祝愿各位毕业同学,在暗昧的世代,变迁的社会,惶惑的人群,既有外显能力,承担建造生命工程的任务;又有内在能力,专心活出庄敬自强的生命。


 

返回院讯目錄 ^页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