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長的話

李思敬博士
林高傑德教席舊約教授

 

合神心意的揀選


《撒母耳記》介紹主角大衛出場以前,曾重複四次交待上主「不揀選」他的七個兄長;其中上主特別向撒母耳解釋說:「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上16:7下)。這句經文耳熟能詳。前半節更清楚說明:「不要看他的外貌,和他身材高大」。幾乎任何一本注釋書都異口同聲地強調:上主的揀選,是基於祂能看透人心中的動機與謀算。

然而,比較謹慎的學者,不會忘記向讀者交待:其實這半節金句,在希伯來文是有商榷的餘地。直譯出來是:「因為人,他看眼睛;但上主,他看內心。」這就是說:「人看外貌」屬意譯;「外貌」本來是「眼睛」。再者,希伯來文「眼睛」一字前面,還附有介詞。相同的詞彙見於《以西結書》:「他必將臉蒙住,使他不能以眼看到地」(結12:12《呂振中》)。因此,更簡單直接的繙譯可以是:「因為人,他以眼看;但上主,他以心看」。這樣繙譯有一個明顯的好處,就是不需要意譯;把「眼睛」理解或規限作「外貌」,未必是這半節經文本來的意思。許多學者都落井下石,乘機責怪撒母耳眼光短淺,只懂挑選器宇軒昂的長子以利押;其實在舊約聖經中,「用眼睛看」不一定代表輕率敷淺的判斷。

《撒母耳記》對於「人怎樣看」的問題,也許不感興趣;關鍵在於上主到底怎樣看。猶太學者 Robert Alter (The David Story 1999) ‘For man sees with the eyes and the Lord sees with the heart’ 的繙譯若真成立,那麼這裡所說的「心」,便不是指我們的心,而是指上主自己的心。

上主向撒母耳解釋的重點,原來並不在「外貌」與「內心」的對比;無論是「外貌」或「內心」,都仍停留在人可以作出最佳的判斷範圍裡面,與上主的揀選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換言之,神揀選大衛,跟他「面色光紅、雙目清秀、容貌俊美」的外貌既沒有因果關係,與他內心是敬虔 (詩51) 抑或奸狡 (王上2) 亦毫不相干。其實我們都清楚明白:「主耶和華阿,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詩130:3)「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羅3:10)「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耶17:9)上主真要鑒察內心,古往今來,祂又可以選上誰呢?

保羅說得好:神揀選雅各,是在「雙子還沒有生下來,善惡還沒有作出來,只因要顯明神揀選人的旨意,不在乎人的行為,乃在乎召人的主」(羅9:11)。合神心意,不是憑我們的履歷,而是按祂的計畫。因此,蒙神揀選的人,無論是祭司、先知、抑或君王,都不用自慚形穢,卻也不必沾沾自喜。神的心思意念,肯定大有智慧,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但舊約聖經對上主的心思是甚麼,一直都保持緘默,再沒有進一步或深一層的交待和闡釋。這屬偶然還是刻意,不敢妄下定斷。但我們知道,任何聖經神學總結出來的上帝心意,都不容取代具體處境中等候並遵行祂的引領。二者相輔相成,互為表裡,缺一不可。

合神心意的揀選,原來是要釋放我們:甘心作上主無用的僕人,清心回應衪的呼召,勇敢踏出順服的第一步。

^頁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