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3―專訪實踐科助理教授蘇慕瑜

鄧美美
拓展聯繫
MDiv 1996

 

提到 HR(Human Resources, 人力資源),連串關乎打工仔切身利益的大小事:面試請人、升職加薪、出糧計假、肥雞餐、八號波……噗~噗~噗~紛紛躍現腦海。對大學工商管理本科畢業、從事 HR 工作逾十年的蘇慕瑜(Sue)來說,HR 既服務公司亦服侍人,要清楚公司宗旨策略,亦要與各部門多溝通了解,才做得好背後的人力資源,把人才與訓練配搭得宜。說起那些年的職場事,Sue 帶笑的眼神更見閃亮:「想起 HR 教曉我的事,就明白影響一生的,除了原生家庭,還有職業!實在很喜愛 HR 這份工!因為好喜歡接觸人,樂於見到變化,更愛看到能力提升和發展。無論是管理層抑或員工,只要看到他們開心,就好滿足。」

呼召臨到,香港辦公室女郎變成了大西北少數民族村裡的發展工作者,然後往首都出發,從事栽培教導,再重返大西北研究民族學,學成回港成為了神學院老師。角色改動,身分轉變,曾經以為上主已拿走她的大滿足,卻原來要為她換上加強版,領她穿梭於自小嚮往的神州大地上,讓她還願,給她圓夢,在變動與發展中成長。

He Remembers

「今時今日,講『中國情』,難免反感;講『返中國』,更加無市場!」Sue 笑著,既無奈亦感慨:「那種不認同……以前我只是頭腦上接受,現在已是非常接受,尤其做民族學研究以後,更明白『身分認同』其實是建構出來,深受政治文化和個人經歷影響,不一定關乎血緣關係。」

至於她那份厚重中國情從何而起?Sue 也說不出個所以然:父母從大陸逃難出來,一如 1949 以後的同代人故事;本身入讀了基督教小學,亦非左派學校。但教她記憶猶深是好幾位小學老師向她說:「我們是中國人」;亦記得當年為自己的身分證揀了「中國籍」而非「英國籍」;也難忘小時候隨母親回鄉,仰慕當時是大學生的表哥表姐的中國文化修養。到信主以後,更有了服侍中國的心願:「早在大學畢業時,神已呼召我。當時我跟神說:『可以畀我玩十年嗎?我想賺錢,因家裡窮。』踏足社會後,就把這事忘了!縱使有返教會,亦有服侍,我卻很想追求穩定生活,鍾意玩,飲飲食食,做個靚靚的 office lady。」

1992年,仿佛來到生命的拐彎處,媽媽的離世令 Sue 決定重尋信仰,報讀門徒訓練,亦由此開啟了國內服侍之門,定期探訪國內教會:「1998年,上主再透過一些人,包括門訓導師,提醒了我十年前那番話。」在此期間,她趁工餘時間,修畢由理工大學開辦、當年罕有的中國商貿及管理碩士課程,以期加深對國情的了解。

He Refreshes

「有時也會想,自己是否蹉跎了十年?!但祂實在認識我,我這個人太理想化,商場經驗不僅把我拉回現實,更有助我在國內服侍。」告別 HR 崗位後,Sue 加入宣明會,派駐新疆南部負責農村發展項目:「當時完全不知道何為  “development”,只想返大陸,卻不想去新疆。」明知是祂的心意,自己又不情不願,教她哭笑不得。

維吾爾族佔南疆人口九成,民風彪悍時有所聞。身為漢族女子,言語不通,走在街頭,難免惶惶不安:「許多事上,我很被動,就算愛嘗試新事物,亦要在安全環境下才敢作。但上主似乎特意把我放在這個地方,迫我行出一點點,給我很多訓練,要撐大我的安舒區。我常說,膽小如鼠的我都可以,所有人都可以。」兩年過去,始終因適應不來而離職,然而也令 Sue 認清心願,就是育養生命:「日子很難,但很值得!最重要是認識到甚麼是農村生活,畢竟內地仍以農村社會思維模式主導;其次,讓我了解到政府由省到村幹部級是如何運作、怎樣看待少數民族;最後,也讓我第一次明白少數民族與漢族之間為何有這麼深的隔閡疑慮。沒有新疆的體會,就沒有往後的自在,也讓我知道只要跟著祂,我就很安全了!」

He Reinforces

如她所言,此後不管身在北京還是蘭州,她都如魚得水。首次擔當生命培育的職事,可以分享教導,能夠見證成長,與同工們拍檔,給了她前所未有的滿足,亦建立起深厚友誼。可是,上主沒有讓她停下來,再次為她拔營,把她帶返大西北的蘭州服侍,並為她圓了博士夢:「自覺不足,但繁忙的培訓工作,根本無法抽身讀書。……能夠圓夢,是祂賜下了極大恩典,並差來許多天使。」

身為女性,要研究穆斯林文化,需修讀民族學,而訪談對象亦規限於女性:「由小至大,我都覺得女性受壓制,兩性存在差別對待。蘭州這六年半裡,與不少穆斯林女性成了友好,眼見她們受欺壓,很有一種『同行感』。」在大西北,伊斯蘭文化加上儒家的男尊女卑傳統,結合起來,變成了「雙重封建」,在農村尤其嚴重:「全世界或只有在中國,女性不可進清真寺,只可以去『女寺』,而且僅得幾個城市才有。」縱受壓迫,不少女孩學會以「乖巧」來取悅父輩,更懂得「先斬後奏」,以換取及開拓更多自主空間:「她們眉精眼企,明白遊戲怎麼玩,亦知道真正的底線,屢敗屢試。」Sue 的笑容中帶著期許,深信隨著教育普及,伊斯蘭女性的性別意識將日漸提高;她更期許著這趟回港,能夠從伊斯蘭研究的向度,讓大家認識伊斯蘭文化的真正面貌並箇中苦況,而不是慣性把他們視作宣教對象:「另一方面,亦好想認識當下的香港,我自己的家。」

多年以來,遊走中港之間,在人與事當中,配搭建立,深受 HR 影響的 Sue,以足印述說著 He is Risen and He Reigns 的 HR 故事!

 

Back to Bulletin Inde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