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

朱光華
副院長
實踐科助理教授


士師記的作者用了整整四章聖經(13–16章),記載參孫的事蹟。篇幅之長,幾乎是眾多關乎士師的記載之冠。
 
參孫是有能力的英雄。他可以赤手空拳,撕裂獅子,徒手肢解屍體;面對死敵非利士人,毫無懼色,隨手拾起驢腮骨,擊殺一千人。比「一個打十個」的葉問,更勝一籌。不過,聖經作者沒有記載參孫如何保家衛國,拯救百姓。相反,一連串的情節,突顯出一個魯莽衝動(impulsive),情緒失控,按本能(instinct)行事的參孫。表面似乎很強,但聖經作者卻突顯了參孫的弱點,他的無力。
 

第一,色慾當前:無自制能力

士師記十四章,參孫甫踏上歷史舞台,第一件事,就是看中一個非利士人女子,要娶她為妻。父母勸阻,但參孫的反應是,「請你給我娶那女子,因為我喜歡她。」明知她是敵人的女子,不好惹,早晚會帶來麻煩,但一句「我喜歡她」,就像廣東話的「我鍾意啊!」(I feel like it),一意孤行。
 
士十六1更令人吃驚,「參孫到了迦薩,在那裏看見一個妓女,就與她親近。」迦薩是非利士人五個城市之一,參孫明知非利士人的境地危機四伏,他深入敵人陣地,不是要殲滅敵人,或探聽軍情,而是去找妓女,要滿足他的情慾。他身陷情慾,無力抽身。為什麼參孫對情慾的事如此輕忽?大概參孫誤以為,既是蒙神揀選的僕人,又具備非常人的能力,自恃稍微放縱情慾,無傷大雅哩。參孫的「性開放」,「性隨便」,侵蝕了他的道德底線和生命防線。他不單「高估」自己的自制力,也「低估」了情慾的殺傷力。
 

第二,孤身上路:無群策群力

細讀參孫的事蹟,只見他獨來獨往,沒有朋友弟兄,沒有伙伴同工,沒有事奉戰友。敵人來襲時,參孫沒有動員招集百姓,只見他一個人單打獨鬥。這位英雄身後,沒有群眾百姓跟隨。參孫是領袖嗎?恐怕,他極其量只是一位沒有「跟隨者」的「領袖」而已。參孫身邊沒有人從長計議,沒有人可給予逆耳忠言,甚至更沒有談心事的對象。獨自站在事奉舞台,射燈只照射他一人。這是否參孫一生陷入情慾的泥沼,以「情慾」代替「關係」的原因?
 

第三,祈求上主:無屬靈視力

雖然參孫如此不濟,卻不是完全與耶和華失聯,某程度,參孫與上主仍有連結。聖經記載他曾祈禱上主。
 
士十五18,他殺死一千非利士人後,可能運動量太大,極其口渴,便「求告耶和華說:「你既藉僕人的手施行這麼大的拯救,豈可任我渴死、落在未受割禮的人手中呢?」士十六28,參孫被非利士人剜了雙眼,被銅鍊捆綁,這時「參孫求告耶和華說:「主耶和華啊,求你眷念我。神啊,求你賜我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報那剜我雙眼的仇。」
 
參孫兩次求告耶和華,不過祈禱的焦點,都是參孫自身需要,要解自己的口渴,要報自己的冤仇。
 

外顯的能力,內在的能力

總結參孫的一生,似乎有無盡的能力,放任行事,「任我行」是他的綽號。不過參孫卻欠缺內在的能力:沒約束情慾的能力,沒有動員團隊的協力,更失卻回歸上主的屬靈視力。士師記的佈局,未提及參孫事蹟前,聖經作者竟然用一整章經文(13章),記載耶和華的使者向參孫母親顯現,並透露上主對參孫一生的定位。
 
「你必懷孕生一個兒子,不可用剃頭刀剃他的頭,因為這孩子一出胎就歸神作拿細耳人。他必起首拯救以色列人脫離非利士人的手。」(士十三5)
 
參孫的身分是拿細耳人,是屬於耶和華的,是專門服務上主的。不可剃頭,象徵他的獨特身分。拿細耳人要遠離清酒烈酒,意味他的生命不可被耶和華以外的力量所轄制。經文又指出參孫的使命,是「拯救以色列人脫離非利士人的手」。參孫具備異常的能力,就是要對應他的使命,用在要履行的使命上。
 
可惜,參孫不在意自己的身分和使命,他與上主的關係更是疏離得仿佛不是屬耶和華的(僕)人;完全忽略了應有的視角,以致內在能力盡失,落得一個悲慘的人生。祝願各位畢業同學,在暗昧的世代,變遷的社會,惶惑的人群,既有外顯能力,承擔建造生命工程的任務;又有內在能力,專心活出莊敬自強的生命。


 

Back to Bulletin Index ^TOP